抛掷久

“天意昭炯,我自独行。”

*一个小脑洞

你第一次见到他,青年衣衫褴褛面色微微发黑的路过咸阳城的酒肆,轻轻一瞥,他眼中深藏的一种名唤坚毅的光无端的叫你动容。你起身不由分说请他吃饭帮助他解决目前囊中羞涩的问题。

你第二次见到他时,他已经名扬天下。三国封君合纵六国制秦之人,无人不晓。你以为他不记得你这么一个人,没想到青年人准确的找到了你暂时借宿的客栈同你长谈一宿。你瞧得出他眼中的疲惫,可你并未细究。你很高兴可以看到昔日少年如今的成长。

你第三次见到他…不,你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说来你还是从一间酒肆里听到他被齐王车裂于市的消息的,据说他是为燕间齐之人。你一时失了神,待清醒时才发觉酒爵滚落在地。

不久后你听说齐王奔走,燕国的乐毅将军攻城略池的消息。
罢了罢了。

你重新添了酒,对着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方向将酒缓缓倾倒在地上。清酒浸湿地表黄土,你觉得热血滚地和这大概是没有区别的。

这一杯,敬故人。

敬千载后你是一介无名氏,他是长存史书以天下山河七国运数为棋的赌徒。

评论
热度(6)

© 抛掷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