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掷久

“天意昭炯,我自独行。”

我喜欢死人。

他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死人。
他们当中有的和我相差近两千岁,差距最小的,也大约不到一百岁。有的身负的骂名传了千载至今仍旧为人所唏嘘,有的则是千古美谈名扬了一世又一世。有些人英年早逝,实为天妒;有些人才华傲人,奈何郁郁而终;有些人立志改革,却被自己的家国所灭。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的他们,只是每当看到有关于他们的一切,就无法自拔的心跳加速。我曾疯狂的翻阅过有关他们的一切只为了解一个更为真实更为有血有肉的他们,我试图在书中找到关于他们记载,哪怕只是一笔带过,我也会心花怒放。
他们在我心中没有好坏高下之分,只有喜欢,喜欢,更喜欢。

听到别人说他们的不好,我会想要冲上去与他们辩驳一番,听到别人夸他们,心情好比听到自己被夸。
喜欢他们久了,时常感觉自己曾伴他们经历过他们的一生,他们高兴时的扣弦而歌与低落时的失意醉酒。

我想去拜访他们陵墓,静静地在他们身旁献上一束花。有些人的陵墓早就随着历史颠覆,但我仍旧想去走一走。
我有时想,喜欢这些人有什么用啊,考试不考,周围没有人喜欢,无人听我谈及他们,我所付出的一切热情与时间注定不会得到回报。

可我仍旧深深地痴迷于他们在历史洪流中所释放出的惊人光芒。

仅此而已。

评论(4)
热度(136)
  1. 执歡遠征軍。 转载了此文字
    没坟的,怎么办
  2. 啧,烦抛掷久 转载了此文字
    这就是我们史同写手的心声,翻遍史书找糖吃,一个人默默地萌着心爱的cp的感觉,多少次午夜梦回仿佛与他们...
  3. 遠征軍。抛掷久 转载了此文字

© 抛掷久 | Powered by LOFTER